商品列表
商品名称 属性 市场价 本店价 购买数量 小计 操作
购物金额小计 ¥0.00元,比市场价 ¥0.00元 节省了 ¥0.00元 (0)
© 2005-2019 都说女人早早结婚才好。胜男倒是好结得早也离得早。二十八岁时重回自由身,决定做得干脆利落一点回转的余地也没有。不是不爱那个人了,而是爱得心如死灰形如槁木,再勉强维系支撑下去,除了拖垮彼此没有第二条路。拿到绿本本的那一天,胜男心平气和跟前夫道了别,自己打车形单影只回了娘家。夏日傍晚的夕阳斜斜地照着两人分道扬镳渐行渐远的背影,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胜男心酸不敢落泪胸口憋闷气紧,脑门上都是汗。刚到家门口就直不起身子,开了重重的铁门跌跌撞撞踹掉脚上那双尖头方根单鞋,一头栽倒在母亲乱七八糟堆砌着真丝卧具的床上,一睡就是一整个下午。出一身滚烫的热汗,黏黏糊糊地拉扯着周身的皮肤。像有虫子一口一口啃食着自己的肉体,一点一点侵蚀到灵魂。痛苦孱弱得做不得声。迷迷糊糊间被母亲叫起来吃饭,一碗白粥一副筷子用托盘托着递到她床头。滚烫滚烫地冒着热气。却还是白森森惨兮兮地让人看了心里发凉。胜男目光呆滞地就着母亲的手尝了一口滚烫的热粥,那粥里烂熟的米粒就像炙热的岩浆一样紧巴巴地黏着她干燥开裂的嘴唇,烫得半张脸都跟着生疼。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